回首页 | 设为首页 | 收藏本站
 
首页 关于我们 文化交流 咨询辅导 志愿者专栏 SAT 联系我们  
学生交流
带薪实习
企业交流
出国指南
交流体会
 
 
 
 
  目前位置 > 文化交流
 
(图)用自己的力量谱写华丽乐章--北京首师大附中 吴景涵
被阅览数: 1402 次 来源: 不详
 

  美国生活的一半已经过去了,回想一下,真的感觉自己长大了很多。

  我生活在印第安纳州的乡村。如果没有这一年的生活,我保证绝对不会知道美国有这么一个州。记得在飞机上时,前排的一个人问我去美国哪里,我说印第安纳,他愣了一下,然后说那什么都没有。的确,来到这里后发现,乡村生活确实是有些单调,但是绝对不会索然无味,只要用心寻找,总能发现角落中的美丽。

  我的接待家庭是一对已经退休了的老夫妇。他们有6个孩子11个孙子还有几个曾孙。看着周围同学的家庭都是那些真正“父母”年纪,还有和自己年岁相仿的“兄弟姐妹”们,心里确实是有种说不出来的滋味。到达美国新家时,爸爸接过我的箱子,带我去参观我的房间。所然听说过有的交换生住在地下室中,但是,当我真正看到通向地下室楼梯那昏暗的灯光时,着实还是被惊到了。脑海中不由浮现一个中国少女住在地下室中,每天为这对老夫妇做饭烧水洗衣服的恐怖场景。走下楼梯,我的房间映入眼帘。虽说是地下室,但是被他们打理的非常有条理。柔软的地毯,干净的床铺,明亮的台灯,还有一个电视。一看,就是主人用心布置过的。心里的那股紧张,顿时消散了许多。美国的生活,也从我的新家开始。

 
 

  我的接待妈妈曾经中过风,现在右手右腿都不很利落。但是她是一个很坚强的人。记得机场初遇时,她就说过“我不为我的身体所困扰,所以我也不希望它困扰你。”对于这样一个乐观的人,我真的是很佩服。虽然右手不方便,但是她用左手依旧能将家务打理的井井有条。我试图帮她一些,比如下车时开门,饭后收拾碗筷,上楼梯扶她一把,但是,这些她却不领情。有一天,她对我说:“别帮我,我自己可以。”那时,她的语气很强烈,我心中的委屈一下涌出。冷静下来后,我自己在心里思索,看样子是我过多的帮助让她产生了她什么都做不了的感觉。自那以后,我便只分担一部分的家务,也是在她需要时才帮忙,这让她舒服了很多。很奇怪的是,一些孩子们正在为美国的家务繁多发愁,我却在为没事可做烦恼。就像是YFU说过的,每个人情况都不一样,到那儿只能靠自己解决。

  至今为止,我绝对最幸运的就是和这个家庭在一起。美国的父母对我很好很好,就像是把我当作自己的女儿一样照顾。印象最深的,就是每天从学校的校车下来,便会看见他们坐在院子里的秋千上等我。但是,和接待家庭的冲突,总是不可避免的。来这里的第3个月,我便和妈妈打了一场冷战。

  导火索是学校的万圣节舞会。我的好朋友Shyla说要开车带我一起去购物准备舞会,我听了以后自然开心。来学校以后那种格格不入的感觉让我苦恼了一阵子,努力的交朋友却因为语言障碍迟迟融入不了的感觉很痛苦。这次和Shyla一起去舞会便成了3个月来我最期待的日子。然而,妈妈却说:“不准。”当头一棒,我有些不知所措,急忙追问为什么。她便说,我不放心让青少年开车带你出去。当时我的反应就是觉得有些不可理喻。美国16岁就能拿驾照,很大一部分高中生都是自驾车上学。在国内看到交换生的经历基本上都有和同学们一起开车购物的经验,而我,现在,竟然不允许搭车。我极力辩解,她却一个劲摇头。无奈之下,我把YFU的区域代表搬了出来(我的区域代表和我在一个教堂,每周日都能见面)。她说,如果区代承担责任,她就允许。打电话和区代交谈后,得到的答复是“可以”。但是几日后,当我再向妈妈问这个问题时,她依旧摇头。而我的区代则是惋惜的看着我,对我说听妈妈的话。

  回家后,我没有和妈妈说话,她很不高兴。第二天,冷战还在继续,她开始数落我的毛病,甚至说我交错朋友了。当时真的都快气死了,我另一位朋友喜欢摇滚,把她的指甲染成了黑色,妈妈听说后就很不乐意。3个月以来积压的不满意几乎一下都爆发出来,我一个人冲回房间,趴在床上大哭,拿中文抱怨了半天。说这边妈妈太保守,牛仔裤看到有仿旧磨损的不乐意,低腰也不乐意,非要高腰直腿才觉得好看。指甲油不抹说中国规矩多,抹了只能抹粉红,颜色深点就皱眉头。她又不知道我在学校里的困难,她又没见过我的朋友,凭啥说我朋友就是坏人,非得照她要求穿长裙不打扮得才是好女孩儿,中国都没那么保守。

  接下来的一天基本上是含着眼泪度过的,由于持续的冷战,妈妈也被气哭了。我就边哭边跟爸爸在诉苦。这件事闹得挺大,连这边妈妈的女儿Dee也知道了。她打电话来劝妈妈,和妈妈聊了很久。Dee的年纪和我中国父母相仿,她有两个儿子,已经从我所在的高中毕业。Dee对妈妈说,现在的孩子们喜欢时尚,学校里面的孩子穿孔鼻子、嘴唇、肚脐的有很多,仅仅因为涂了指甲就判定她是一个坏女孩太主观了。毕竟时代不同了。和Dee的聊天,妈妈放松了很多,和我好好谈了一次,我们彼此道了歉。我也答应她以后多把朋友带回家,这样她也可以不用那么担心。这次的事件过后,我和接待家庭的感情更深了。因为曾经有过裂缝,所以才会更加珍惜和保护。

  再说说学校的生活吧。

  开学的第一天,绝对是有够苦的。5分钟的课间,放书拿书找教室,喝水上厕所的时间都没有。最可恨的拿着书找不到教室。好几次都是在铃响的一霎那被好心老师推进教室大门。然后接受众多同学齐刷刷的注目礼。

  我们的学校8:10上课,第一天的早上,我7:55到的。15分钟的时间,我完全不知道干什么。走廊里,学生们打扮得形形色色,靠着柜子成群的聊天。那种格格不入的感觉一下把我笼罩。我们学校95%都是白人,其余则是墨西哥人黑人和极个别的亚洲人。走在走廊里,耳边忽然捕捉到一段话。是几个男生在聊天。他们在数学校里有几个有色人种,看到我走过时,还加了一句“哦,我忘了这还有一个。”当时真的很难过,觉得这里和想象中的美国差距太大了。后来习惯美国的生活之后,也发现他们不过是在开玩笑,但是当时给我带来的打击很大。

  来这里两个月后,学校的生活基本上完全适应了。我有了自己最好的朋友们。虽然上课依旧处于啥都听不懂的状态,但是孤单的感觉再日渐减少。脸上的微笑也多了起来。

  美国的生活还在继续,还会有更多的困难和挑战。但是,我们不怕!我们会用自己的力量,在美国谱上一曲华彩的乐章!

 
  打印 返回 回顶部
   
首 页 | 关于我们 | 文化交流 | 咨询辅导 | 志愿者专栏 | SAT | 联系我们
Copyright © 2010
www.saces.net 版权所有
Design By RGBnet.com 2010